您的位置: 辽源信息港 > 科技

网络抢红包蛮拼的天门人发红包最大方

发布时间:2019-09-25 13:50:01

络抢红包“蛮拼的” 天门人发红包最大方

从“小众试水”到“全民狂欢”,络红包人气一路飙涨,羊年春节的关键词,非“抢红包”莫属。有人说,络红包的走俏,为传统年俗注入新活力,满足了人们联络情感和商家营销的多重需求

网络抢红包蛮拼的天门人发红包最大方

。也有人说,红包毁了这个春节,这个年过得不太好。

有人调侃道:“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和你在一起,你却在抢红包。”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社交媒体和络服务的带动下,中国人的春节生活方式悄然在变,通过线上线下,将欢乐吉祥扩展到更为广阔的虚拟空间。

今年除夕红包收发量

是去年同期的210倍

除夕夜,很多从千里之外赶回家乡过年的人们,匆匆放下团年饭的碗筷,便两眼放光死死盯住自己的。因为他们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在、或是支付宝哪个APP里,会蹦出一个红包。“络红包让春节更时尚”“络红包点亮中国年”“红包大战暗藏电商野心”“低头族毁了春节”……尽管褒贬不一,但络红包的人气却一路飙涨:和支付宝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除夕当天,红包收发总量达10.1亿次,红包收发总量6.37亿个,抢红包人数为1.54亿人;支付宝红包收发总量达2.4亿个,总金额达到40亿元。

腾讯总部昨日公布的红包数据则显示,从除夕至初五(共6日),红包收发总量为32.7亿次,个人红包春节期间收发峰值出现在2月19日00::02,每分钟165万个红包被拆开。

而据腾讯去年公布的数据,2014年除夕夜参与红包活动的总人数为482万人次,最高峰在除夕夜的零点,最高峰值为每分钟2.5万个红包被拆开,平均每分钟领取的红包为9412个。

也就是说,今年除夕夜,红包的收发数量大约是去年同期的210倍。

发达地区红包发得多

湖北排名前十之外

腾讯向提供的数据显示,在今年的红包地图上,发红包总量最多的地区仍然是广东、浙江、北上等发达地区,以此看来,有钱确实成为了任性的资本。

数据显示,春节期间发红包最多的省份前十名依次为:广东省、浙江省、北京市、江苏省、上海市、福建省、辽宁省、山东省、陕西省和四川省。

发放红包人数最多的城市前五名依次为北京、深圳、上海、广州和杭州。

显然,湖北省发送红包总数量没能跻身全国前十。腾讯总部对表示,因为数据太过庞杂,全国详细的排名短时间内无法进行精确统计。

湖北天门人发红包最大方

红包平均139元全国第一

不过,来自支付宝方面的数据却让湖北人眼前一亮。支付宝的数据显示:截至大年初一,全国发支付宝红包个数最多的前十位城市分别为:上海、杭州、北京、广州、武汉、深圳、南京、成都、苏州、温州。武汉位列全国第五。

按照支付宝红包平均金额计算的结果更是让人震惊,全国排名前十大城市分别为:湖北天门、浙江温州、浙江杭州、广东揭阳、浙江台州、浙江金华、湖北仙桃、浙江宁波、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浙江丽水。

在全国十大城市中,湖北的天门和仙桃位列其中,并且天门市的红包发得非常大方,红包平均金额139元为全国最高,遥遥领先第二名温州的97元。

而在全国收发红包数量排名中,湖北排在广东、山东、江苏、河南、浙江之后位列第六名。

根据三大平台的数据,分析人士认为,并非湖北友对红包收发的参与度不够,可能是传统社交平台和传统支付平台支付宝对湖北民的影响更大,而在北上广和江浙地区的普及性更广。

■抢红包那些事儿

为抢红包三小时不敢上厕所

为了不漏掉可能出现的每一个红包,武昌的小孙在除夕夜硬是憋尿三个小时,不敢去上厕所,也是蛮拼的了。

小孙是一个90后,做快消品销售三年了,平日通过认识了不少朋友,也加了几十个群。除夕夜,他吃完年饭就将两个连上,一个点开界面,另外一个打开支付宝钱包,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捕捉随时出现在屏幕上的“福利”。

今年流行一句话“一眨眼就错过了几个亿”。小孙告诉,除夕一个晚上,为了抢红包,他硬是三个小时没去上厕所,一共抢了173个红包,金额876.46元。

红包雨接龙

抢得不少发得更多

抢红包无非就是一乐子,和打麻将一样,最后还真不一定是赚了。这一点汉口的邹小姐深有体会。

邹小姐是某化妆品牌的武汉代理商,在上加了一个武汉的创业群。初三当天,群里的小伙伴们发起了一个“红包雨接龙”游戏,每个人按照50元的金额发20个红包,抢到红包金额最多的那个人,就成为了下面一个发红包的金主。“大家都玩得很嗨,游戏持续了接近两个小时,直到大家筋疲力尽,我抢了接近100个红包,发出去了40多个红包,但是最后发现发出去的金额居然比抢回来的红包金额多。”邹小姐笑着说。

“好好的一个年被红包毁了”

在很多年轻人视抢红包为乐趣的同时,不少长辈却有不同的观点。

武昌的苏先生告诉:“好好一个春节,就被抢红包给毁了。孩子在外面工作一整年,好不容易过年回家几天,只知道不停玩,根本就不搭理家里人。”

苏先生非常生气地告诉,自己的孩子在北京上班,除夕回到家里,既不帮父母做年夜饭,也不陪着父母看看春晚,就看他一个劲儿地玩,后来才知道他在抢红包。“过年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

网络抢红包蛮拼的天门人发红包最大方

,如果抢红包让年轻人和家人交流变得更少,还是适可而止吧。”苏先生说。

相关资讯推荐

新项目招商落地遇规划难题

随存随取 收益率可达4%

11月21武汉卖房851套 洪山区204套居首

当前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正在出现哪些深刻变化?

小产权房:一边喊着末日,一边屡禁不止

北海治疗龟头炎医院
北海治疗男科方法
北海治疗男科费用
北海治疗男科医院
北海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