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源信息港 > 汽车

青年报专访前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真话一直在

发布时间:2019-10-13 03:34:32

青年报专访前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真话一直在说

青年报专访前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真话一直在说

2005年11月14日 09:41 来源:中国青年报

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的卸任,半个月以来一直是舆论关注焦点。11月11日上午,本报意外得知张保庆这天出现在他办公室的消息,立马登门求见。张保庆以来者不拒、有问必答的姿态接受了此番专访,历时3小时53分钟。 到年龄正常退休,点名批评8省区不是个人决定 (以下简称“记”):您免职的消息公布后,媒体特别是互联反响强烈,您知道吗? 张保庆(以下简称“张”):不知道。我的电脑玩得很不好,一般也不上。直到这个周一(11月7日)上看了看,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记:关于您的离任,外界有种种传说。很多人猜测,您这次被免职与您前些日子公开点名批评8省区支持国家助学贷款不力有关? 张:应该说没有任何关系。 我的哥哥弟弟在外地,前几天也给我打,问我是不是犯什么错误了。我告诉他们没事儿。按照中央政策,高级干部到年龄退休是免职,犯错误是撤职。 按年龄,去年6月我就到岁数应该退休了,因为有些事情还没有完成,领导也想让我把国家助学贷款再推一把。原定今年年底退休,转到中华教育基金会去做管理工作。后来得到消息,这个基金会必须在今年年底以前注册,如果等到年底退休,就会误事儿。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儿,干脆提前退了。 这些情况事先我本人都清楚,所以免职的消息公布后,并没有感到突然和意外,是以一种很平静的心态接受的。 记:有人说,当着那么多媒体的面公开点名批评8省区,是您精心策划的一场“告别演出”。您在高级干部的岗位毕竟干了那么多年,不可能一点儿不懂官场规则,也不能用“情绪一时冲动”来解释您的行为。 当时我们也在发布会现场,我们注意到,开初讲话时,您并没有具体提那8省区,后来是中央电视台沈冰举手提问,您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的。可不可以认为,这次点名是被逼出来的? 张:他们说我作秀,我都快要下台了,还作什么秀?! 7月中旬的时候,周济部长就找我和财务司的同志商议,开学之前,助学贷款工作是不是还要讲一讲。 国家助学贷款工作已经推进五六年了,去年在政策上又做了较大的调整,应该说是一个比较完备的方案了。可是直到今年7月助学贷款的情况汇总上来,还是不理想。 教育部和财政部便商量,推进工作不能总是停留在说空话的阶段,对执行不力的地方应该有点实质性的举动。经过教育部党组的反复讨论,决定是要点名,第二是要出台惩罚性措施。原来是准备在发布会后的第二天点名,不过那天既然问了,也就先说出来了。 公开点名是我点的,但不是我个人所决定的。 记:您怎么看这次对您卸任所表达的广泛的民意? 张:国家助学贷款只是我分管的一项工作,只是这几年干的一件小事。但我确实是动了感情在做这件事情。对社会上反响强烈要有一个清醒的判断,只能说它反映了老百姓的一种情绪,因为我们推动的事情和老百姓的利益相关。 真话一直在说,胆大源于自信 记:您在公众眼里是一个敢说话的形象。说真话是您的一贯作风吗? 张:真话我是一直在说,不过以前我一般只是在教育部门内部说说,而没有在社会上公开说。如果这几年你们出席过教育部年度工作会议,你们就知道我怎么看待教育形势,怎么看待扩招,怎么看待收费,怎么看待乱收费,怎么看待资助困难学生。总之,我都讲了,反复讲,但社会上不知道。 我这个人过去一般很少出面讲话,干事就是了。 记:有人说你胆子很大,坚持说真话、不看领导脸色唯唯诺诺困难吗? 张:因为我很自信。我对教育的问题都是经过深入思考的。我是很难骗的。到农村去,我不听汇报,自己提问题。那个问题算得不对,我就直接说。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判断。我不固执己见,但一旦形成自己的观点,轻易不会改变,尤其是在重大问题上。我在教育部26年,大、中、小学都管过,看的是贫困的地方,地方干部看我与别的干部不一样,也跟我说实话。 有人说我胆子很大,其实我是有选择的。看不准的事情我不干。事情要么不干,要干就要干到底。比如说筒子楼改造的事情,我不听学校汇报,一个楼一个楼地核实。高校后勤改革,武汉我去了7次,西安去了6次。 我这个人的性格、脾气和作风是容易引起争议的,但我问心无愧。我怕办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我少有反复,缩头缩尾。 退休后继续为贫困生筹集资金,还打算写小说 记:看过您的诗集,近10年来的诗中似乎总有一种淡淡的忧愁。有一句给人很深印象:“坏无非芹与薯,不是落魄是国忧”。 张:从我的成长经历来说,我个人没有什么背景,也没有什么台阶,完全是靠党一步一步培养起来的,对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我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也因此有深深的忧患意识。 中国目前的问题是政令不通,中南海制定的东西有时都出不了中南海。像解决困难学生助学贷款的事情,下边根本就不听嘛,连这样的政策都不执行,还说别的吗? 记:您对退休生活有什么打算?基金会是个闲职吧? 张:我的工作重点首先是中华教育基金会,为什么接了这个工作?是因为这个基金会主要是资助困难学生的。我要把它做大,想在资助困难学生方面做点事情。 我还是很担心教育。毕竟干了一辈子教育事业,但教育搞到今天,并不算搞好了。 记:业余生活呢? 张:胡适说过,一个人一辈子总要有点爱好,要有一两件感兴趣的东西,还要有几个朋友。诗和书法是我的爱好。我还构思好了3篇小说,有时间要写出来。我还喜欢打牌,不是桥牌,我这个人一辈子讲究个悠闲自在,所以我选择打升级双抠。

部下眼中的张保庆:这位部长爱着急 张保庆的几次落泪 中国教育电视台艺术总监、CCTV西部教育节目总编导于禾有这样的印象:“不只是助学贷款,保庆部长做事情总是带着感情在做。” 张保庆曾主抓国家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工程。这项工程是中央财政次大额度拨款投资改善农村教育情况,一期投资达到39亿元,22个省区因此受惠。 在搜集资料过程中于禾发现,很多贫困地区送上的资料片,都有一个共同点:那里贫穷,那里困难,那里就有张保庆的身影。 在教育部与中央电视台筹备合办一个展现西部教育的节目期间,张保庆在教育部食堂请中央电视台的领导和有关负责人吃饭。席间,于禾向张保庆介绍了西部的一些典型情况。 他说到陕西有个代课教师,是当地惟一的高三毕业生。考大学那年,父亲病逝,耽误了高考,父亲惟一的愿望就是让他上大学。而当地当时正缺小学教师,村主任找到了他,恳求他好歹干上一年。可没想到,这一干就是12年。在父亲3周年祭日那天,这位老师低着头来到父亲的坟前忏悔:对不起,我始终没有上大学。请您原谅我吧!为了村里的孩子,我确实不能走。如果我走了,他们就没人教了。说完这位老师一回头,看到全村的人都在父亲的坟前跪着:我们对不起你。 听到这儿,张保庆哭着站了起来,端起酒杯,对于禾说:我给你敬酒,你要把这个节目做下去。 吉林省有个女教师每天趟过一条河给孩子们上课,条件特别艰苦。于禾把拍完的片子交给了张保庆。后来,张保庆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于禾:保庆部长在自己的房间看这个片子,看着看着又哭了。 “这样的领导是带着对农民,对师生的感情在做工作。他不仅关心没钱上大学的大学生,更关心贫困地区求学的孩子们和老师。”于禾说。 "想蒙张部长也蒙不了" “他非常有水平,不是一个昏官。保庆经常下基层,钻研问题”,张保庆的下属这样评价他。 张保庆喜欢自己写东西,很少要秘书捉刀。2000年6月发表在人民上的大半版文章《高校收费:严格规范管理落实配套措施》,就是他亲自动笔写的。 他在教育部的部下说:“他在教育部任过办公厅主任,主管规划司、国际司和财务司的工作,使他有一种全局的意识。对很多政策他都有自己的想法。与他辩论,很多人说不过他。很多人说,想蒙张部长也蒙不了。” 张保庆在位期间,在解决教师住房问题、拖欠教师工资问题、高校后勤社会化改革,国家助学贷款、国家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工程方面都下了不少功夫。“他总是关心处于弱势的一方,希望为他们呐喊,希望能改善他们的条件”。 "这位部长太爱着急" “张部长的工作标准真是太高了!”教育部财务司副司长、全国学生贷款管理中心主任崔邦焱感慨,“说实话,国家助学贷款工作干了几年,已经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可是张部长总是不满意。我们这位部长太爱着急。” 教育部办公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张保庆是个非常严厉的人。但是他又很细心,很体恤自己的下属,帮很多人解决过困难。 有时候向他请示问题,他当场就明确表态否定,可是你想不到,第二天他可能又会来找你,继续交流自己考虑过后的意见。 “张保庆的特点是忧国忧民。”一位了解张保庆的同志说,“这与他个人的成长经历很有关系。他不是不想当官,但是他当官是要寻找更大的舞台给老百姓做事情!”

公众视野中的张保庆 2005年8月29日,在教育部例行的发布会上公开怒斥教育收费问题达45分钟。9月1日,面对媒体时说:“我们也不愿得罪人,我们是迫不得已”,并多次提及:“反正我也要退了”。10月28日通告卸任。 张保庆,原教育部副部长,分管财务,主管国家助学贷款6年,从他制造的新一轮教育问题反思风暴到他本人卸任,时隔两月。 之后十余天,他的名字和行为被更广泛关注,并引发了猜测和评论的风潮。 为教育收费问题冲冠一怒,谢幕前讲话用词强硬 形象关键词:有个性、敢说 今年9月,《时代人物周刊》将张保庆归入个性部长行列,其在google站2005年曝光指数为三星半,位列外交部部长李肇星、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商务部部长薄熙来之后,与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平起平坐。 8月29日教育部的2005年第11次发布会,本来的重点是由张保庆介绍以国家助学贷款为重点的高校贫困生资助工作。但张保庆抓住话筒后,却用浓浓的河南话制造了满场硝烟。 “有的省委领导的脑子里,根本没有品学兼优的概念……搞一个大项目,几十亿元都出去了,遇到困难学生,这个、那个理由就出来了。” “我对银行行长说,以前没有助学贷款呆坏账的时候,其他的呆坏账几千亿元,你怎么不说呢?” “我调查的结果是,中小学乱收费主要是地方政府的乱收费。” “高校的领导在变相乱收费。” …… 去年新学期开始前后,他曾在人民强国论坛上和民交流时明确提出,坚决反对教育产业化:“将教育产业化违背了办学宗旨,也直接违背了人民群众的利益。”之后的11月,张保庆在一次研讨会上提出:今后中国高校教育的收费不能再提高了。 几次立场鲜明、言辞坦率的谈话,都引起了公众的广泛注目。 而此次他在谢幕演出中用词之强硬在部委官员中十分罕见,给人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感觉。当天即在上引起波澜。 "给我写信!"对贫困地区及贫困学生有与众不同的感情 形象关键词:好官 在百度张保庆贴吧上,一个友留言,说天津助学贷款的发放情况,在张部长点名之后大不一样。“我爱人是该校新生班的班主任,以前一个申请到的都没有,但是点名之后大不一样,好多学生都拿到了贷款,并且数目不低。我替贫困学生谢谢张部长。” 张保庆主管助学贷款工作,每年在媒体上集中亮相,均在9月前后,正是新学年学校收学费的季节,也必与助学贷款政策有关。 2003年8月29日,在向媒体通报资助贫困大学生情况时,他说:“我再次重申,家庭贫困学生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后,可先找自己所上的高中学校;高中解决不了,可找当地教育行政部门;教育行政部门解决不了,可借路费到高校报到;高校再解决不了,可以给我写信!” 张保庆散见媒体的行踪,和其他官员没多大不同,无外乎参加了某会议,前往某学校视察指导工作等。但相比之下,张保庆更喜欢往不发达地区钻。 有媒体评价张保庆,对贫困地区及贫困学生有与众不同的感情。 不许电视和进学生宿舍,也不许本科生住单间 形象关键词:寒门学子 1944年6月生于河南镇平的张保庆,16年后成了村子里个高中生。高中时期,为了节省下1元钱的路费,周六下午上完两节课之后,张保庆都要徒步回家。“85里路大约也要走5个小时。” 为官后的张保庆出现在公众面前,也能看出其寒门学子的影子。在照片中,他通常衣着朴素,发型是多年不变的花白板寸。 去年9月,他公开表示,不许电视和进学生宿舍,也不许本科生住单间。理由是学生宿舍只要坚固、好用、耐用就行了,坚决反对奢华。 如果张保庆现在只有40岁 形象关键词:争议 张保庆的谢幕因为一句“反正我也要退了”,引来一些猜测和质疑。 “一个党的高级领导干部要是真心反腐败,痛恨教育乱收费……可以有很多机会、有很多正常途径向组织反映……教育部的重大决策他有机会、有权参与表决……他不是一般的公众人物,有必要在媒体上‘制造舆论’吗?” 还有人听出“反正我也要退了”背后的“底气不足”,问,如果张保庆现在只有40岁,他还敢说这样的话吗? 这成为本报对张保庆进行追访的理由之一。

我所认识的张保庆 2000年12月6日晚上,难得闲暇的张保庆在家看电视剧《一代廉吏于成龙》。当他看到武昌民众得知于将离开湖北的消息自发撑船秉烛相送、绵延数里的壮观场面,心中不由砰然一动,随即挥毫作七律一首《感遇》。诗的末尾他感叹道:“民心如烛照素衣”。 当时的他肯定没有想到,在他日前离开教育部副部长职位时,络上出现了相似的一幕。 我次见到张保庆,是1999年冬季首次在上海举行的全国高校后勤社会化工作会议上。当时他给我的印象,是纯粹一个“农民”:个子高大壮实、板寸头、一口土里土气的河南话,身上随意套着一件夹克衫。后来听说他是北京外国语学院学法语的并且搞过外事工作,一时惊讶得让我差点喘不上气来。 这位“农民”部长的人格魅力在我眼前是逐渐显现出来的。 2001年教师节前夕,教育部办一副处长给我打招呼,说张部长近有篇文章想在中国青年报发一下,因为他比较喜欢和看重这张报纸。 原以为是什么理论文章或学习体会,见到稿件后方知是张保庆为自己高中班主任写的一篇回忆文章。春节前夕,张保庆得知田老师去世了,他难过之极,夜不能寐。第二天,他把当年自己家境困难几乎辍学的时候,田老师如何帮助他、鼓励他坚持下去的历历往事一气写了出来,收笔的时候,有6000多字。 已经身居高位的张保庆,对家乡一位普通教师的朴素情感让人感动,本报拿出半个版的篇幅刊登了《田老师》这篇没有具体由头的文章。 我次见张保庆落泪,是2004年在中华世纪坛举办的与北京大学生“面对面零距离解读国家贷款政策”现场会上。中国农业大学一名贫困女大学生谈到自己家距离学校特别远,父亲为了节省1元钱的车费,每次送饭乘车而来,再徒步40多里地回去。听着听着,大滴大滴的泪珠从张保庆的眼中夺眶而出。 今年两会前夕,我到张保庆办公室专题采访国家助学贷款问题。在谈及一些贫困大学生难以继续学业时,这位身材魁梧的部长几次情不自禁地落泪。他叹着气起身遥望窗外,以平复自己激动的情绪。 这一刻让我惊愕和震撼。如果是在摄像机的镜头前,或是在某种特定的氛围下,一个高官流泪或许容易理解。然而,这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一次面访。我眼前的张保庆是如此真实。心中没有大爱的人,是不可能怀有这分情感的。 这一天,张保庆说了很多带感情的话:“一个人的人生道路会有很长,谁能没有一点困难的时候?在人有困难的时候,如果有人能伸出手帮一把,你就能够度过难关。现在贫困大学生的困难应该由谁来帮?当然是党和政府。” “我现在真是很担忧啊!说起来,这些年国家经济发展了,但是教育的问题反倒显得更突出了,如果把农村教育的问题放手不管,对贫困大学生的问题放手不管,那还叫共产党吗?!照我看,这不仅仅是一个感情的问题,还关系我们政权基础能否稳固的问题,不信,我就把话儿放在这儿!” 带着理解和尊重,我很快写出一篇长篇通讯《一个人和一项惠及贫困大学生政策的推进》,报道了张部长带着感情做国家助学贷款的事迹。 张保庆公开点名批评8省区没有落实国家助学贷款的事,引得各种猜测纷至沓来。 但我知道,这就是张保庆。坐在高官位置上的他,有时候不太像一个官,说起话来常常直抒胸臆,甚至不计后果。对的任何提问,那怕是具有挑战性的问题,他总是有问必答,不绕圈子,不使用外交辞令。有时连不敢说的话,他也敢放炮叫板。

又一个李金华 一个原本“到点儿”正常退休的高官的卸任引起友和媒体对其命运的广泛关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石志夫将之归因于,“敢于讲真话的官员不够多,才显得弥足珍贵,才为老百姓津津乐道,被老百姓牵肠挂肚。” 有人将张保庆、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卫生部部长高强、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等敢讲真话的官员,称作“个性高官”。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认为,他们的出现体现了国家政治的日益开明、社会价值的多元化发展和民众对官员的要求在不断提高。 胡星斗认为对于官员个性化的言行,我们的体制已有了一定的“容忍度”。 石志夫认为,张保庆也好,李金华等人也好,其实并没作出惊天动地的业绩,只是在自己的岗位上做了该做的事,说了该说的话。但在中国几千年积淀下来的传统官僚文化的影响下,这些说法和做法就是在挑战和突围,是对传统官僚习惯的挑战,对官场潜规则的突围。 石志夫说,从李金华到张保庆,虽然这类“率性官员”总数还不是很多,但在这一届政府中确实越来越多,这和这一届政府亲民务实的执政风格是分不开的。这种执政风格的一个特点是敢于正视存在的问题,敢于担当,并想办法解决,这才有了当前社会出现的对改革开放以来从医疗体制,教育体制到发展规划的一系列反思和调整。“张保庆”们就是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受瞩目的,他们将自己看到的问题向全社会表达,让社会各界一起想办法解决。 胡星斗则谈道,人们印象中的官员讲话往往是千篇一律、陈词滥调,官场推崇面对不公正一言不发的“沉稳老练”,赞赏能够顺应官场潜规则、谨小慎微不求对人民有功但求官位常保的“不倒翁”。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政治体制、行政体制、干部制度改革的推进,中国的社会环境、人民心态正在发生巨大的改变,人们希望官员言行一致、敢说敢做、敢做敢当。 石志夫也提到,李金华等人个性化的努力不仅获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也获得了中央和各级政府的支持和响应。这反过来又催生更多的个性化官员。李金华这样的人能历经两届政府,本身就是政治、社会和时代的进步。 他说,应该看到,无论是张保庆还是李金华等人,他们怒斥或披露的事实都直击社会时弊,是老百姓关心的事,因而获得老百姓的认同。他们的行为在某种意义上触犯和挑战了足以摧毁一个人的政治生命和前途的官场潜规则,因此,他们的命运才为社会所关切,引发诸多猜想和议论。这也给社会提了一个醒,对于官员来说,凡事有一套公开和透明的处理机制和方法,个人荣辱进退有一个透明的保障机制,就不会再为各种潜规则所约束,公众也就不会轻易捕风捉影。

微信商城怎么开通
怎么入驻微商城
怎么注册微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