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源信息港 > 旅游

劫后余生探访埃博拉幸存者

发布时间:2019-06-20 05:54:32

  今年爆发的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是1976年首次发现埃博拉病毒以来规模、严重、复杂的埃博拉疫情。截至12月2日,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称全球共有确诊、疑似和可能感染病例17290例,其中6128人死亡。

  总体来看,在埃博拉疫情重灾区,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3个西非国家,埃博拉疫情正在缓解,疫情控制目标有望在未来数周内实现。

  近日美国媒体去到疫情重灾区的利比里亚,探访了一群埃博拉的幸存者,了解他们劫后的生活。本版文字 芦杭

  痊愈后照顾埃博拉病童

  戴维斯今年23岁,在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一家托儿所工作。高耸的铁门后面是一幢两层楼的楼房,里面住着13个孩子。不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可能已经感染了埃博拉病毒,而他们的父母或监护人不是被送走治疗就是已经死于埃博拉病毒。

  今年8月初,戴维斯在给一名感染了埃博拉的阿姨洗澡后被传染,她接着被家人送入当地的救治中心。当时,她是一名单身母亲,平时要上学,还有一个5岁的孩子要照顾。

  后来的日子对于戴维斯来说如同身陷地狱,她失去了视觉,虚弱得无法动弹,并不断腹泻。更糟糕的是她不能喝下任何液体,“医生拿来一瓶送到嘴边,我喝下去,但马上就吐了出来”。要知道,补充液体对战胜埃博拉是至关重要的。

  一天,戴维斯突然好转,要求刷牙,我有力气把水弄到卫生间,我有力气从床上起来,还能刷牙,这些事给了我勇气。治疗有效果了。

  戴维斯9月1日出院,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我的儿子不能在社区里玩耍,所有人都怕他,怕被传染。我的妈妈也不能去买食物,得靠朋友来接济”。

  家中的遭遇使戴维斯决定去照顾有可能感染埃博拉的孩子,“我的儿子有祖母照顾,有些孩子可能就没人管了,这对他们更艰难。他们也许都没有食物吃”。

  新工作也让她心力交瘁,她照顾的孩子中有6个已经出现感染埃博拉的症状,而她目前只知道有1个存活下来。戴维斯每天都为他们祈祷。

  丈夫病死 工作养家糊口

  尤里也住在蒙罗维亚,有5个孩子要养,她总是希望出去工作来帮助丈夫养家。但丈夫总以孩子需要照顾为由拒绝她的要求。

  然而埃博拉却夺走了尤里丈夫和小的仅4个月大的孩子的命,而家里其他人也被感染。

  现在,尤里必须想办法养活自己和4个孩子。她清洁厕所、拖地、打扫宾馆,但她依然很感激,因为在利比里亚大部分人都不能工作。她的一个6岁的女儿还在同埃博拉战斗。“我不得不工作,我做事时会哭,但我没得选择”。

  追踪疑似病例 以经历劝服人

  科普托每天都要去蒙罗维亚的一处贫民窟,那里是一大片紧密排列的棚屋,住着7万穷苦的人。他是一名追踪者,负责检查34个与埃博拉患者关系密切的人,他们也要被监测21天。

  科普托今年30岁,就在这个贫民窟长大,8月中旬,他的继母感染埃博拉死亡后,全家5个人被传染,2人死亡。当时正是埃博拉高峰期,不断有人来收尸体。

  回忆起在救治中心的经历,科普托觉得难以置信,“每天都有人死,可怕的一天我身边有39人死去。39具尸体啊!”

  康复后,熟人建议他去劝说那些仍然怀疑埃博拉的人,给他们提供证明。“我向他们讲述自己家里的故事,告诉他们配合我们才有可能活下去,越早治疗,可能性越大”。

  每天科普托检查完自己的追踪对象后,只要有人想听,他都会讲述用氯洗手和发现埃博拉症状马上隔离病人的重要性。有一天,他花了30分钟劝说一个明显感染的病人去治疗中心。

  至今还有人对科普托说,埃博拉不过是政府的骗局。对此,他说,“工作重的很,我要一直告诉他们这是真的,已经发生了,我们需要自己来预防它。”

  $$分页$$

  出院两个多月仍被夫家排斥

  多诺是一名护士,今年42岁,9月初从埃博拉治疗中心出院,当时还很虚弱,被人从救护车半抬着送回家。但这对她来说并不是困难的。

  在利比里亚,个人同家庭和社区的联系对生存至关重要,利比里亚人从丰收到晚餐,在任何事情上都互相帮助。而回到家后,多诺发现自己被人们隔绝了。

  多诺住在利比里亚与几内亚边境附近的农村地区,她从丈夫那感染了埃博拉,而她丈夫直到死前的一天因为鼻子和嘴流血才承认感染。

  而现在丈夫的家人都不和多诺说话,孩子也被要求不要靠近她。迷信在当地根深蒂固,即使埃博拉幸存者被发放证书,证明已经康复,工作人员四处宣讲康复者不会传染,甚至亲自用手触碰幸存者,人们还是不相信。

  有的人甚至认为是西方人和工作人员带来了疾病。当多诺接受采访时,她的老母亲担心摄影师的照相机会让她再次感染。

  有一天,一名官员告诉多诺的邻居不用害怕,她检测呈阴性,然而1个月内还是没人来看她。

  直到她回家6星期后,身体逐渐康复,村民们才认为她没事了,才和她一起吃饭。不过,她丈夫的家人仍然不和她说话。

  获罕见支持 继续救助病人

  穆尔巴赫是一名内科医生助手及心理健康顾问,曾经治疗过埃博拉患者。她曾经两次入院,次被诊断为伤寒,3天后便出院。她出院当晚再次呕吐,回到医院又待了3天,自己要求被送往埃博拉救治中心。

  当时,她的血液几乎停止凝结,哪里被戳一下就会流血不止。她为自己祈祷,希望能活下去,回到病人身边,去拯救更多的生命。

  一天另一名内科医生的助手鼓励她坚持下去,“我回答她‘是的,我不会死,我会活下去,我能做到’,她给了我勇气。”穆尔巴赫说。

  9月24日,她出院回家,受到住在中产阶层社区的邻居们的热情地欢迎。穆尔巴赫德家受到了罕见的支持,当她的丈夫和两个孩子被隔离时,还有人来看望,甚至走进家门一起祈祷。

  回去工作让穆尔巴赫非常兴奋。尽管2个月过去了,她还是有关节炎,髋部、膝盖和肩膀都会疼。

  “我问过其他幸存者,他们说会慢慢过去。有时候,的确令人痛苦”。

  背景

  自2014年2月开始爆发于西非的大规模埃博拉病毒疫情肆虐全球。不到1年的时间里,疫情重灾区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饱受埃博拉折磨。

  8月8日,世卫组织宣布西非埃博拉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认定疫情具备国际传播的风险。

  除西非三国外,尼日利亚、塞内加尔、西班牙、美国、马里也相继报告输入型病例或本土感染病例。

冠心病患者的护理
灯盏生脉胶囊药理作用
吃什么能预防心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