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源信息港 > 旅游

一头生猪的利益分配表

发布时间:2019-11-10 21:14:20

  一头生猪的利益分配表

  地处渝西地区的荣昌、江津、合川,是重庆的生猪调出大区。在不到100公里运距范围内,来自这些地区的生猪,从出栏到被重庆主城市民采购,需经7道环节。在目前市场行情下,养殖户承担了大部分生产经营风险,却基本无利可图;中间负责运销流通的商贩则能获得每头5元至100多元不等的利润。

  一头猪500多元利润 运销商贩层层分利

  前一段时间,先后走访了荣昌、合川、江津等地的10多家养猪场、数十位生猪营销商贩,跟踪数台发往重庆主城区的生猪运输车辆,发现在不到100公里的运输距离内,一头猪从出栏到终端销售,需经过养殖户、生猪经纪人、生猪贩运户、生猪组织者、生猪屠宰场(猪肉批发商)、猪肉零售商、消费者等7个环节:

  不少从业者反映,荣昌、合川、江津距离重庆主城区都在100公里以内,在近期市场行情下,平均每头猪在流通运销环节能产生500多元利润。在交易7环节中,生猪屠宰批发、零售环节所获利润较大。

  跟随江津区石门镇生猪贩运户周来银来到金龙村收猪。当天周来银从农民手中收了21头生猪,均价为每斤6.8元左右,随后他每头猪加价近50元,销往重庆主城的生猪屠宰场。周来银平均每头猪可赚十几元。

  刘作权已从事生猪流通20多年,是荣昌县较大的生猪组织者。刘作权平均每天组织4辆车,向重庆主城屠宰场供应1200多头生猪。刘作权告诉:生猪组织者的作用相当于信息中介,把生猪贩运户们收购的生猪统一到某一个屠宰场进行规模屠宰,一般收取每头5元服务费。生猪组织基本不受肉价波动影响,除了占款风险外,利润比较稳定。

  调查发现,除非在运销环节出现大面积死猪等情况,一般而言,各中间环节都有利可图。

  农民骑猪难下 商贩随市调价

  在目前猪肉价格低迷的背景下,生猪经纪人、贩运户等中间环节只是利润收窄,而养殖户则普遍处于保本甚至亏损状态。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生猪流通运销环节得利,养殖环节却亏本,主要原因有两个。

  ,养殖户承担了大部分风险,在市场上处于弱势地位。

  一头猪从出生到出栏需要六七个月,如此长的时间内,农民必须承受肉价波动、饲料价格起伏、动物疫病、融资利息等各种风险,有时候感觉像是骑猪难下,稍有不慎就会血本无归。重庆市合川区泰旺畜牧有限公司总经理马爱明说,生猪交易虽有7个环节,但是效率很高,从出栏到屠宰上市一般仅需要一两天,高度市场化运作,商贩交易能随市调价,风险也就小一些。

  第二,目前仍以散户、中小规模养殖为主,缺乏议价能力,在价格跌势中更易受伤。

  生猪贩运户周来银说:农民没有抱团议价的能力,加上信息闭塞,无法及时掌握市场动态,定价权就掌握在了下游流通商贩的手中。总体上看,价格高时养殖户一头猪能赚1000多元,价格跌后一头猪要亏五六百元。

  荣昌县生猪运销大户胡吉明说,在价格博弈中,养殖户基本处于弱势地位,生猪一到出栏期就须尽快售出,这时猪吃饲料却不长肉,养殖成本更高。猪价高时情况还好,一遇到肉价暴跌时,养殖户利益更易受损。

  肉价形成机制复杂 政府调控难度大

  采访中,不少业内人士称,生猪交易环节看似很多,层层分利,但这是长期以来市场发展的结果,是和目前生猪量大面广、高度分散养殖相适应的。

  从事生猪生产10余年的重庆玉吉畜牧养殖场场长唐礼义告诉:生猪交易必须符合定点屠宰、疾病防疫等方面的要求,难以完全照搬蔬菜直供、农超对接等模式。

  此外,目前生猪生产仍以散户为主,一家农户一次生猪出栏量多也就三四头,这就要求生猪运销必须经过分散收集集中运销定点屠宰分零销肉的过程,作为农村生猪养殖和城镇消费的中间桥梁,生猪经纪人、贩运户等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同时,一些业内人士指出,生猪运销流通层次多,各个环节都会形成一个交易价格,加上生猪运销是买全国、卖全国的大流通格局,使得肉价形成机制比较复杂,这也增加了政府价格调控的难度。

  了解到,生猪各交易环节价格变动活跃,基本就是一天一个价。不少上下游从业者采用口头约定价格的形式,不签订纸质合约,当天刚约定一个价格,第二天外地运来了一批猪肉,供求关系改变,可能就会重新定价。

  面对生猪价格剧烈波动难题,政府一般采取生猪补贴和冻肉收储两种方式进行调控。补贴能促进生产,但在生猪供过于求时可能起到负面作用;收储能减少供应,但主要起到价格导向作用。

  采访中,业内人士建议,要真正稳定生猪价格,还应遵循市场规律,认真研究肉价形成机制。只有建立起现代的猪肉生产、流通体系,才能有效防止肉价大起大落。(《半月谈》2012年第14期, 李松 陶冶)

房产市场
民生法规
玄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