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辽源信息港 > 教育

北方,我永久的故乡“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2:29:54

《读关东》

空中客车爬上一万米
让我俯瞰这片广袤的土地
一幕银装素裹的往事
视野中总也拉不开距离

那些模糊模糊的丛林
可是山东人闯荡的足迹
龙脊上蜿蜒的影子
或是他们前行的标记

我看不到你黝黑的皮肤
但我知道你就在那里
千百万颗拓展的心
像一粒粒种子生生不息

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
这片田野便萌生出新的生机
以后这里转基因的性情
也越发有血有肉有胆有识

一缕关东烟模糊了舷窗
飞机正穿越浓郁的水分子
不停颤动的庞大机身
说着跋涉中坎坷的经历

我懂得你每一次匍匐
都是乡愁里分娩的悲喜
前行中是燃起的希冀
而身后的乡情愈加酸凄

这里盛产的皑皑白雪
始终在传递着无尽相思
那些无休无止的倾诉
都是家书上簌簌的哭泣

《中央大街》

掀起风雪的帷幔
我躬身走进1898年
沿着铜铃中马蹄的烙印
一步跨过三个世纪的门坎

南来北往的身影
在一条大街上展转
散不尽的四海酒家
醉醺醺的话簇拥着情澜

一个世纪前临摹的画卷
在街道两旁肩并着肩
花岗岩雕铸的路上
来了去了无数英雄好汉

一座座精通汉语的俄式建筑
骨头里凝聚了华人的心血
如今你悠闲地坐在这里
领略一道道眼光给你点赞

东西方智商交织的壮观
留下一群不倒的经典
额头上熄不灭的灯火
痴迷地将异域风情游览

我从大清帝国走到今天
默默丈量着你的现在和从前
当我读懂那份情感之后
今生却再也走不出你的视野

《松花江》

我读过很早以前的你
那是一部流血的苦难史
绵延在雪窖冰天
穿着厚重的羊皮大衣

我也听你流着泪
怨唱着从未结冰的伤逝
那一道道伤疤里
都是脆弱的哀愁在流溢

今天我用零距离
来感受你悲情的呼吸
在我敬慕的高度中
撞击出心湖沉默的涟漪

而你已隐身为羞赧的处子
横卧在安静的尾月里
一条无际的婚纱
带走了腮边弥漫的心思

我倘佯在你的路上
想看一看那些深厚的历史
你把我的眼光挡在门外
封闭了所有带表情的痕迹

我被嬉闹的元素包围着
红男绿女点缀成文字
此时我恍然意识到
愉悦正撰写着你的续集

《太阳岛》

曾的稚嫩留着胡须
懵懂的青涩穿着喇叭裤
一块能砸破围墙的录音机
伴我与郑绪岚昼夜把你狂呼

我的心暗恋着这个名字
就像钟情的女孩为我驻足
三十二年的相思
熬故意头凝结的痛楚

当我如约来到你怀抱
你却不是梦中成长的温度
那些穿着泳衣的理想
已成为冬钓者牧养的鱼

刀片每天收割着烦恼
腰带搂不住沉重的世俗
我的嗓子除了鼾声
再也爬不出带翅膀的音符

太阳照旧在这儿居住
还有冰雪带给岁月的宽恕
我深吸一口她的清纯
心中陡然泛起新的倾慕

《防洪纪念塔》

你是一种气力的化身
将一枚定海神针
嵌进松花江的穴道
镇守着她的七寸

远去了的那场悲壮
模糊还在传奇中翻滚
两岸上跌宕起伏的厮杀
一块浮雕凝固了倏瞬

我盛满六棱花的眼睛
仰视着混凝土做成的坚韧
在凹凸的岁月中
读着丁酉年的那群人

北方用她彪悍的气势
从此牧放着浩荡的灵魂
一去不复的绵绵云烟
凝听1澜柔情轻抚心琴

审视着堤坝里的冬眠
喟叹的风抹成一笔情韵
我轻轻拍着松花江的窗子
好想看看她梦呓的纯真

《冰雕》

融进哈尔滨的真诚
切一块松花江的柔情
你用一颗透明的心
雕琢出天上的一座瑶宫

那些水做的结晶
熟睡着北方豪放的风
透过骨子里的性格
能看见你的温情在萌发

一件件沉淀的韵律
用七色撩拨出天籁之声
冰点中静止的秋波
在你的眼珠孕育着生命

挑着多姿多彩的花灯
读着一座没有冬眠的城
华丽的辞藻垒砌的城堡上
将苦旅的水路挂满佛经

走不完的一道风景
在这片热土左右纵横
说不尽的彩色话题
成为玉壶中滚烫的香茗

零下三十度的安宁
镜头里只有闪烁的眼睛
我和你粘连的肉体里
1颗火热的心在铿锵跳动

《雪雕》

收拢起六角形写的诗句
停下轻歌曼舞的脚步
一尊尊立体的冬季
将怀春的情节瞬间凝聚

就在这条江的枕边
你成长起最纯洁的高度
激情攀附上肩头
闺密般地娓娓倾诉

那些经过夯实的典故
占据在被紧缩了的心路
风花雪月中的缠绵
都在一瞥后倾城驻足

恍如一名游说的掮客
在对天南地北的人讲述
那些深蕴的内涵
比任何笔墨都要丰富

我走进你的家园
浑浊的心悄然燃起火烛
在耀眼的光环中
渐渐释读禅的感悟

无数心仪试图留下痕迹
而你仍然冰肌玉骨
游弋的风翻阅着童话
期盼这段风韵没有帷幕

《东北味道》

大马哈鱼敞开心扉
向你翻译鲜红色的腑肺
数不清的爱的囤积
都是凝为固体的眼泪

岁月爬出的智齿
咬不破情感厮守的滋味
风月中挂满的心结
只有伤叹能把榛子敲碎

记忆里腌制的味道
流年在炭火中渐渐寤寐
每条红色的热心肠
被八十度的温情陶醉

黑土地晶莹剔透的米
妩媚的锅包肉也瘦也肥
原汁原味的一锅出
扒酱烀炖庇护着豪放的胃

50万岁的庙后山
那个时候就有炊烟在飞
陶器盛满的诱惑里
都是滋润灵魂的春江水

许多唇齿里的暗昧
总是沧桑剔不净的溢美
一壶烈酒盘坐在炕头
迷倒了天下贪婪的味蕾

《索菲亚教堂》

一位百岁老人
还在厮守烛光里的信心
每天与太阳睁开眼
再将星斗挂满肩

西域漫长的路上
飘洒着浓稠的寒蝉
许多挣扎的篝火
在一步一步向东方蔓延

不知道你用了多少时间
陪一名圣诞老人一路盘跚
把1本没有价码的书
将日月的口袋塞满

你用一个世纪的纠缠
推介着新约旧约的浩大
希伯来文捧着睿智
解读着关于未来的预言

一群肥硕的鸽子
与虔诚的目光缠在你腰间
一副永久的温文尔雅
将无数沉寂的心带出冰点

摩肩接踵的饥渴
每天在你的怀抱熏染
当你切开房的洋葱头
松花江也会浊泪涟涟

也有许多莫名的脚步
与我一起默默围观
那些暮鼓晨钟的洗礼
铸在骨头里已两千年

《作别冰雪》

许多离殇的耽忧
都是视野消失的时候
我将棉衣挡着风
还是被你的鼻息穿透

我不想收拢起笔墨
无尽的意境沿着灯火渗漏
变幻在你脸庞的水彩
仿佛跌进最深的秋

我们相互爱抚的眼光
与一幕雪霁站在十字路口
脚步中流连的泪痕
都是因你的身影日渐消瘦

许多款款的情素
会将三月苦苦地等候
也有一些无奈叹息
成为鄂霍次克海峡的暖流

如果留守在这片沃土
你会为黑土地孕育丰收
秋天飘逸的五谷醇香
一并将你的风流酿成美酒

若你许身嫁给大海
念你的涛声势必欷歔照旧
我将等在莱州湾畔
期待再次抚摸你的温顺

作于2015年02月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成分
优卡丹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用法
孩子消化不良有口气怎么办
必利劲好还是希爱力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